喝茶

浏览量:30 次

他来了,这个热情的小老头,他说他会功夫,最近一次出手是半年前。

他常常背一个大包,包里是他的宝贝,茶具和茶。

他说要来跟我喝茶。我以为我会喝,其实根本不会。

他烟瘾很大,有好烟不常抽。他说他常抽的是一个内行朋友推荐的IO块钱1包的。

看来他很相信朋友。

我和他相识并不算很久。

他始终笑着,比李小龙还多!虽然我和小龙也不是很熟。或者准确地说根本没见过。

不相信他会笑着出拳,把一个身强力壮的大男孩,打晃6个牙齿。在没有裁判的时候数的这么精确!

他说他很精通茶文化,还要写部洱茶的书!

谁还没有一两个懂茶的朋友?虽然不是每个都会写!

我也曾梦想了很多年,梦还在继续。

他约我,还约了另外一个先生,还有一位女士。说是要中和一下,听起来像是玩笑,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理由在他说来尽然是这么认真!

喝茶时他把这个谜底揭开,一点也不好笑,还颇有哲理!

她请女士的理由是嗅觉,他认为女士的嗅觉没有被烟熏过,如我等。因为常接触化妆品,常接触香水,所以对大自然的芳香有天然的敏感!

这个理由让我叹服!

接下来他要带我们开启一段新的旅程。而我想偷偷窃笑,谁还没有喝过几次好茶!

后来我才知道,今天那位没有赴约的先生也许丧失了一生中少见的机缘。

他和我有这次缘分是源于上次首都的长谈,正是那次一直聊到临晨4点,让我回到客房把那个熟睡的胖子吓个半死的长谈,让他固执地认为我的家乡非常有文化。

他小心翼翼拿出茶,只有几克。

于是我知道今天碰到了好茶!

他说这是朋友送的,送的时候就不多。

这是老茶树的芽包,而芽苞缘于多采,那棵老树已死去!

我心揪了一下,我要用什么样的心境去面对这些可怜的芽孢!

我烧好水他认为不够,嫌温度低,于是再次按下开关重烧了一遍!于是我知道了,我连按一下开关的本事都实欠缺。

后来一直由钟女士代劳。

把滚烫的水冲入飘逸杯里,闷了十秒钟。这次的准确性可以和拳击台上数秒的裁判仿佛。

分了三杯叫我们先闻,以前喝茶从未体会的味道钻进我的嗅觉细胞,似乎似曾相识说不上来。

直到他告诉我们这是泥土和青草的芳香。

第二泡开始了,他说刚才是洗茶如果自己喝他是不洗的,我开玩笑说是不是我们级别不够。第一泡淡淡的甘甜还在味蕾上游荡,他说第二泡味道要变了。

果然淡淡的苦涩味进入口腔!

他说这茶能泡20多开,每开味道各自不同我始惊叹这尤物的妙处。

他说他自已以及常在一块斗茶的朋友,往往拿起茶杯面对袅绕变化的茶精灵总是端起杯慢慢回味,久久不忍放下,虽独处而从未觉得孤独!

我心想陆羽,卢仝也就是这样吧!

他说他自己和他的朋友已眼馋这点茶很久了,又总是舍不得喝!

我有点感动了!

他还说这款茶可以喝出兰花香呢!但二十多开大概只有一两次能泡出来,并且还不确定。

我想到了昙花一现!

难道美妙的东西都这么容易消逝么!

水温不停变换着,说不如此不能体现它独特的立体的性情。

这么短的时间里能充分的了解一样事物,何其难哉!

面前这个始终含笑的茶人竟能苛刻如此。

似乎他近乎冷酷的逼迫,方才配得上这小精灵短暂的一生。

汤色自始自终就没什么变化,他说是因为太嫩。

而味道的变化,是因为变化的水温,冲泡的速度以及闷茶的时间来决定。

这像及了人生的经历,总是莫测地变幻着,而后面又像是有一支无形的手在左右。

我在想,每个人或许都是一片嫩嫩的芽孢,不是都有机会充分立体的展示自我。

今天这一盏热滕滕的清茶,相较我等又何其幸运!

最后一泡时,他把茶味处理得稍偏苦涩,他说原不必如此的,但是为了还原植物的真身,故使之!

喝完最后一开,他熟练地收拾好行囊,盛宴已结束,我心里滋生了淡淡的不舍,像极了杯里茶的苦涩!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喝茶
上一篇:道听途说
下一篇:燕子飞了